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业界动态

为程毅中先生颂寿 发布时间:2020-3-25 12:47:01   作者:中华书局编辑部  

中华书局原副总编辑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程毅中先生致力古籍整理与文史研究七十年,著述丰赡,成就斐然。道德文章,海内宗仰。今逢先生九十华诞,书局后生晚辈重温先生著述,期与学界同仁分享。

先生于1950年考入燕京大学国文系,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次年考回北大中文系为副博士研究生,1958年12月分配到中华书局文学组。先生甫至书局工作,即着手整理《王船山诗文集》《海瑞集》《徐渭集》等多部重要别集。王船山与顾炎武、黄宗羲并称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,其诗文在文学造诣之外,处处可见学术思想的火花;海瑞、徐渭,一为庙堂廉臣,一为江湖逸士,名动朝野,著作亦甚可观。先生点校这几位重要人物别集时,克服当时众多的不利条件,为读者提供了精审的点校本,至今犹再版不断。



《王船山诗文集》
 
《海瑞集》
 
《徐渭集》

先生除点校之外,也负责重要古籍的影印工作,如《文选》李善注尤刻本的影印出版,已成古籍影印史上的经典案例。先生在底本考辨上下了很大功夫,通过对    宋尤袤刻本和清胡克家翻刻本的细致比勘,以及对尤本附录《李善注与五臣同异》的研究,撰成《略谈李善注〈文选〉的尤刻本》(与白化文先生合撰)一文,论证尤本、胡本价值,是《文选》版本学史上的重要文献。

编辑工作首重审稿,先生于此一丝不苟,经手了极多重要稿件。如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,是公认的近人编纂文学总集杰作,这部书稿的审读工作即由先生承担完成,审稿意见高屋建瓴、细密周详,是我们学习的范本。在整理作品之外,还有诸多著名学人的学术著作由先生审发,如高亨《文史述林》、叶德均《戏曲小说论丛》、孙楷第《沧州集》、夏承焘《月轮山词论集》等,均在此列。



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
 
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审稿意见
 
高亨《文史述林》
 
叶德均《戏曲小说论丛》
 
孙楷第《沧州集》
 
夏承焘《月轮山词论集》

编辑的日常工作之一是审读各类投稿,以及回复读者来信。对于投稿,都要撰写详细的审稿意见,依据学术判断答复用与不用;对于读者来信,都要认真阅读,实事求是地给与回复。先生于此,都是亲力亲为,书局档案中保存有先生所写的退稿意见以及回复读者的公函底稿,厚度几可盈尺,一笔一画,一丝不苟,令人敬佩!

先生领导中华书局古籍整理工作多年,为文学编辑室制定了古代文学总集、“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”及“明清传奇选刊”等系列的出版规划,策划组织了《楚辞注疏长编》、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、《全唐文》、《宋文鉴》、《宋诗钞》、《全辽文》、《金文最》、《元诗选》、《全金元词》、《明文海》、《全清词钞》、《词话丛编》等重要文献的整理出版。先生的擘画强调总集与别集并重,为学术研究提供基本文献。对这些重要产品系列的充实与维护,至今仍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内容。



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
 
诗文总集

先生注意总结古籍整理工作的心得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执笔撰写了《古籍校勘释例》,归纳出“三个选择”和“两个从严”,作为古籍校勘的基本原则。“三个选择”,即选好底本、选好校本、选好异文;“两个从严”,即改字从严,改字必出校记,异文出校从严(先生在给古籍编辑讲课时强调,要明确出校和选择异文的目的性,避免烦琐校勘),他本显误的不列。先生的真知灼见积累成册,有《古籍整理浅谈》行世,是古籍编辑的案头必备书。



《古籍整理浅谈》

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,古籍整理工作也在新技术的支持下有了新的发展与要求。在推动古籍数字化事业开展过程中,先生深切关注,建言献策,给予了巨大支持。同时,先生对古籍数字化的思考也从未间断。2012年,先生向国务院提议,指出古籍数字化要加强统筹工作,要“取法乎上”,要重视顶层设计。2013年,先生在《光明日报》发表《古籍数字化须以古籍整理为基础》一文,提出数字化古籍应当严格符合古籍整理规范、古籍数字化必须尽量吸收和保存古籍整理的成果、古籍数字化可以作为纸质书籍修订的先导等意见。这些意见不是凭空得来,而是先生在观察与使用中总结而出的。面对近年来古籍数字化领域各自为政、泥沙俱下的境况,2019年,先生综合学术界同仁的意见,上书中央,建议将古籍数字化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,因为文化关系国家命脉,核心技术与原始数据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

《古籍数字化须以古籍整理为基础》
 
先生开启经典古籍库第四期和专业版上线

先生师从著名学者浦江清、吴组缃二位先生,在古代小说研究领域“打深井”,勤恳耕耘半个多世纪,创获极多。其中,把古代小说分为古体小说和近体小说两大体系,以及对中国古代小说三次变迁的阐发,是极为重要的两大理论。先生论述说:

前人把“五四”以前的白话小说称作“通俗小说”,如孙楷第先生编的《中国通俗小说书目》,可能是用以区别于“五四”以后的白话小说,但与文言小说不是对称的关系。再说,通俗小说在1919年以后还有新的作品,也常有人称述。我为了便于对举,先把古代文言小说称为古体小说,再把“五四”之前的白话小说改称为近体小说。


先生平易简明地分判了古代小说文体。其立论根据多年的古籍整理与文献研究经验,故而周洽严密,扎实不破。

先生在1981年出版《古小说简目》,是小说研究者的必备目录学著作,其时已遵“古小说”概念编目。数十年来,点校《隋唐嘉话》、《玄怪录·续玄怪录》、《燕丹子》、《花影集》、《云斋广录》、《轮回醒世》,编纂《古体小说钞》,策划“古体小说丛刊”,在文献整理上确立了古体小说的实指。近体小说方面,先生用力亦深,辑释《宋元小说家话本集》(是书初稿早在1962年编定,至2000年由齐鲁书社出版,十六年后再次修订,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),校注《清平山堂话本》,“近体小说”这一概念同样基于文献整理得以呈现。由文献而著作,先生对古代小说分体的理论创见,以极为扼要的文字,集中体现在《古体小说论要》、《近体小说论要》两部书中。



《古小说简目》
 
《隋唐嘉话》
 
《玄怪录·续玄怪录》
 
《古体小说钞》
 
古体小说丛刊
 

《古体小说论要》

 

《近体小说论要》


和分体理论的形成相似,先生对“分期”理论的阐发,也是从对具体文献的考察,逐渐积累形成的。先生说:

鲁迅先生认为中国小说有两大变迁,一是唐代传奇,二是宋元话本。我参照章学诚《文史通义·诗话》中所说的“小说……盖稗官见于《汉志》历三变”之语,推而广之,将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分为三次变迁。我拟定第一次变迁的转折点在建安时期,由于叙事赋的关系,虚构、代言、叙事……都有所发展。

先生从敦煌俗赋上溯到秦汉的杂赋,先后写成《关于变文的几点探索》、《敦煌俗赋的渊源及其与变文的关系》、《叙事赋与中国小说的发展》等多篇论文,在此基础上,遂有《中国小说的第一次变迁》问世。先生指出,第二次变迁的突出特征即是“唐人小说中的‘诗笔’”,并在《唐人小说“诗笔”与“诗文小说”的兴衰》等文中予以讨论。先生对第三次变迁的观察不仅注意“主流”,专题分析典型作品的特征,同时注意“逆流”,撰写了《读〈蟫史〉札记》等文,从侧面论证了中国小说发展的走向。先生对古代小说的研究遍及各代,发明甚夥,专著《唐代小说史》、《宋元小说研究》、《明代小说丛稿》,涵盖了小说发展的多个重要阶段。专著之外,各类文章又结集为《程毅中文存》、《程毅中文存续编》、《月无忘斋文选》,这些著作既是学界参考的重要材料,也是先生学术生涯的重要记录。



《唐代小说史》
 
《宋元小说研究》
 
《程毅中文存》《程毅中文存续编》
 
《月无忘斋文选》

先生日坐月无忘斋,依然笔耕不辍,继续撰写文章,整理文献,思考古籍出版与数字化的诸多问题。“日知其所亡,月无忘其所能”,少即好书,老而弥笃,博闻强记,习与性成,如新近发表的《浪子燕青与梁小哥》,以及即将面世的《宣和遗事校注》等,无论考证,抑或笺释,皆随手拈来,浑然天成,诚可谓绚烂归于平淡,而炉火臻乎纯青之境矣。


 

《宣和遗事校注》(设计稿)


先生治学通达,处世从容。数十年间,世难国艰,但凡义之所系,常奋身不顾。闻今岁新冠肺炎肆虐,先生立将所积稿费、审稿费数万元捐助疫区医护人员;又补辑南宋鄂州(今武汉地区)抗金将领梁小哥之事迹,铺叙成文,且曰:“愿为武汉人和守护武汉的战士讲一个可以激励斗志的故事,为抗击疫情加油。”高风亮节,令人肃然起敬!

先生年届九旬,身干笔直,健步如飞,视听不衰,起居尤适,是知为有道之长者。《易》曰:“乾元用九。”《诗》曰:“以介眉寿。”敬祝先生延年历百,寿越期颐!

(统筹:陆藜;编辑:思岐)

(来源:中华书局1912微信公众号)